神兽少年团

时间:2019-05-09

书名:《神兽少年团》

作者:谢鑫

男,安徽霍山人,公务员,儿童文学作家,鲁迅文学院第30届中青年作家高级研讨班学员,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科普作家协会会员,安徽省作家协会儿童文学委员会委员,六安市作家协会副主席。发表、出版儿童文学作品1000万字,见诸国内百余家报刊,著有百余本童话、小说。作品入选新闻出版总署“三个一百”原创图书出版工程,荣获2011年度“桂冠童书奖”,第六届全国侦探推理小说大赛三等奖,以及两次六安市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奖。主要创作少年侦探小说,坚持“本格推理”创作理念,提倡“补钙”阅读,作品入选国家社科基金项目“百年中国侦探小说精选”丛书(1908-2011),被《环球时报》(英文版)以中国侦探小说作家身份采访介绍。在十余家刊物连载或者开设专栏撰写少年侦探小说,受聘担任《快乐大侦探》特约编辑。中国未成年人网小记者名家点评团特聘专家。在北京、上海、河北、山西、广东、江西、福建、江苏、浙江、安徽等全国百余所小学和新华书店开展过公益讲座,受到众多小读者和他们的家长的欢迎。

出版社:少年儿童出版社出版。

主要内容:

该系列图书以中国先秦重要典籍《山海经》中人神精怪共存的幻想世界为背景,讲述了白云羽、黑小狸和巴婧三位少男少女在修艺路上历经艰难险阻,获得各自神兽坐骑后,拨开重重迷雾,揭露诡计阴谋,斩杀凶猛妖兽,最终护得天下苍生安宁的故事。全系列共12册,第一辑4册,分别为《燃烧的雪兽》《幽冥驼队之谜》《大师的征途》和《棋王与密室》。其中《燃烧的雪兽》《幽冥驼队之谜》已经上市,全系列将陆续出版。

 《神兽少年团》第一册《燃烧的雪兽》简介:

前往混沌国修艺的白云羽和黑小狸在途中结识了混沌国国匠师巴图的女儿巴婧。因遭遇诬陷,黑白二人充当人饵随军前往妖兽出没的混沌山。不料白云羽行前失踪,黑小狸孤身一人,却遭遇了意想不到的妖兽的侵袭……
    书中涉及诸多稀奇有趣的假想古代机械,大量《山海经》里的珍禽异兽,故事曲折有趣,悬念迭生,推理情节环环相扣,逻辑缜密,令小读者感受到独立思考的乐趣。

 精彩试读:

烛影摇曳,夜鸟低鸣。

巴图与两位英气少年对坐,各自一方食案,大快朵颐,谈笑风生。巴婧跪坐在旁边从罍中舀出酒来,逐一盛在他们的空盅里。

“我俩再敬巴叔公一杯。”白云羽和黑小狸高举酒盅,几番交谈下来,他俩已然与巴图亲近了不少。

“老夫所造木姬想必二位公子已经看过了。”巴图喝完酒,捋着胡须笑道。

“只是碰面,并未细看。”黑小狸老实说。

“我还不曾见识呢。”白云羽摇头。

“不是那‘关二哥’,是铁甲禁军。”巴图语出惊人,“难道在东门集市,你们不曾见到吗?”

“原来那铁甲兵竟然是木姬?”他俩惊呆了。

“只有领兵的都尉和传令兵不是木姬,其他皆是。”巴图道出了真相,“老夫不说,旁人都看不出来。这是‘木姬世家’特意为大王打造的木姬禁军,专门用来对付妖兽。现在你们知道,为什么大王要封老夫为‘打怪先锋大将军’了吧?放眼朝堂上下,对付那暴戾妖兽,血肉之躯怎可与机械木姬相媲美?”

“原来如此,‘大将军’非巴叔公莫属。”白云羽与黑小狸拱手道。

“只是此番你俩要做人饵,可谓赴汤蹈火,命悬一线,你们怕不怕?”巴图问。

“有巴叔公庇护,我俩不怕。”少年们说。

“好样的。”巴图赞叹道,“老夫实在是迫不得已,才出此下策。既已成事实,老夫定要确保二位人身安全。”

觥筹交错,一饮而尽。

“阿爹,既然咱们造的木姬那么逼真,何不按照两位哥哥的模样造出两个木姬,替代他俩做人饵呢。”巴婧突发奇想地说。

“婧儿,你该知道木姬不能说话,那人饵要在埋伏圈里高声叫嚣,吸引妖兽,木姬又怎能做到?”巴图已有些微醺了,他吐着酒气摆摆手道,“做人饵极其危险,稍有不慎便一命呜呼,我虽痛心却也无可奈何。可大王命老夫为大将军,当尽心围剿妖兽,佑护天下苍生,不敢有辱使命呀……”

“婧妹妹,巴叔公喝多了,该送他回房休息了。”黑小狸望着趴在桌案上的巴图说。

“家父不胜酒力,见笑了。”巴婧立即叫来家僮,将巴图送回房间。

夜深了,连月头也被乌云遮挡,屋里漆黑如墨。

白云羽躺在床上辗转反侧睡不着。原本窗外一片片的虫豸鸣叫也被身旁黑小狸惊天动地的呼噜声淹没了。

忽然院墙外传来狗叫,一声接着一声,令人生厌。白云羽坐起来穿好衣服,打开门借着外面的灯笼光亮,蹑手蹑脚地穿过后院,来到后门那儿。正要打开门闩,忽然有人打着灯笼走过来。

“小白哥,你这是要去哪儿?”来人走近,原来是巴婧。

“我睡不着,出来透透气。”白云羽不好意思地说,“你怎么也不睡觉?”

“三天后阿爹就要领兵远征打怪了,你俩又要做人饵,我本来就很担心,刚才听见狗叫,心中更加不安,想看看怎么回事。”巴婧说。

“原来如此。”白云羽捂紧了袖口里的匕首说。

白云羽和巴婧打开后门,举着灯笼朝黑漆漆的巷子里探头看了看,什么也没发现。这时那狗叫竟然停了,四周安静得可怕。

“我先去看看,你留在这儿。”白云羽拿过巴婧手中的灯笼,悄悄抽出匕首,朝巷口走去。

“小白哥,当心点。”巴婧在身后喊。

白云羽一步步走向巷口,巴婧只能透过他的背影周围昏暗的灯火光亮判断出他走了多远。经过一棵老槐树时,白云羽手里的灯笼忽然灭了。一霎那,无边的黑暗再度吞噬这条空巷。

“小白哥,你怎么了?”巴婧见状,心里一惊,但任凭她怎么呼喊,白云羽就是不应。

巴婧只好返回院子大声呼叫,家僮们点着灯笼跑过来,慌问大小姐怎么了。巴婧夺过一盏灯笼,飞快地跑去老槐树那儿。

巷子里寂寥无人,迎接她的只有阵阵槐花的香甜味儿和地上一盏熄灭的灯笼。白云羽消失了,毫无道理地消失了。

“小白哥!”巴婧四下寻找,依然不见白云羽的身影。

这时候,月盘露出了云层,光华铺满大地。巴婧身旁的老槐树彷佛被浇淋了一层水银,那白色槐花星星点点,如梦如幻。

白云羽半夜失踪的消息令巴府上下大为震惊。大家实在想不出他失踪的理由,最有可能的解释便是他畏惧当人饵,所以趁着大家熟睡之际,逃之夭夭。

可是,这个推断很快被黑小狸否定了。“小白绝不是那样的人。再说了,我还在这儿呢,他怎么可能弃我于不顾?”

“那他为何逃走?”五福问。大家都在替师父担心,“人饵”不见了,作为“大将军”的巴图便会受牵连。

“小白不是逃走,是不见了。婧妹妹说得很清楚,昨晚小白走在空巷里,灯笼灭了,然后他才不见的。”黑小狸此刻已焦头烂额,顾不上细想可疑之处,“我觉得当务之急,是大家分头寻找,或许他还没走远呢。”

“如果动静大了,廷尉府便会知晓白云羽失踪的事情,到时候定他一个‘畏罪潜逃’的罪名就麻烦了。”九爷考虑得周到些。

“那怎么办?”大家面面相觑,不知所措。

“后天便要出征,时间紧迫。以老夫之见,我们一边悄悄寻找,一边做好应对之策。”巴图走过来说。

“有何应对之策?请巴叔公明示。”黑小狸抱拳道。

“我们制造一个白云羽模样的木姬,代替他当人饵。”巴图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阿爹,您不是说木姬不能代替人饵吗?”巴婧问。

“没错,如果只有一个人饵,断然不能用木姬代替,但现在我们有两个人饵,所以黑小狸只消一个人扮作两个人喊叫,此事便无懈可击,那木姬只是掩人耳目之用。”巴图解释道。

“但愿这个木姬用不上。”黑小狸无论如何不相信白云羽会自己逃走,除非他被人挟持。想到这里,他忽然大惊问道:“小白会不会被廷尉府的人抓走了?”

“有道理,那相国与廷尉对你俩恨之入骨,怕是暗中埋伏了人手,趁你们外出之际掳掠了去。”大福点头道。

“虽然不曾看见,但我也并未听到打斗声,甚至连脚步声也没有,如果是廷尉府所为,那他们又是如何掳走小白哥的?”巴婧想不明白。

“婧妹妹,昨夜你都听见哪些声音?”黑小狸问。

“有犬吠声,有虫鸣声,有树叶摩挲声……”巴婧边想边说。

“你说树叶摩挲声?当时有风?”黑小狸再问。

“好像没有风。”巴婧想了想说,“如果有风,那我一定也听到了风声,可是我并未听见。”

“我明白了,小白是在老槐树附近失踪的,而你却在无风之时听见了树叶摩挲声,可见小白的失踪与老槐树有关。当时那树上一定藏着什么东西。”黑小狸思忖道,“有什么东西能悄无声息地掳走小白呢?”

“难道是妖兽?只有它们能上天入地、来去无踪。”二福猜测道,“怕是那颙招来其他妖兽,将白云羽掳走了。”

黑小狸无语了,这也并非不可能。那颙公开报复不成,又搬救兵,暗中掳掠也是合情合理的。

如果小白被妖兽掳走,其后果可想而知。

黑小狸瘫坐在地上,揪住头发自怨自艾,他恨自己为什么昨晚睡得那么死,如若不然,事情也不会至此。

“小黑哥,你别太难过了。事情真相还没得到证实呢。”巴婧扯了扯他的衣衫。

“婧妹妹,你快带我乘上九丈神辇,我们找小白去。”黑小狸霍地站起来说。

“小黑哥,你是人饵,如果被廷尉府看见你四处走动,怕是要为难我阿爹了。”巴婧咬了咬嘴唇说,“我去就好了,一旦找到小白哥,我便带他回来。”

“那就拜托婧妹妹了。”黑小狸被她一番话提醒,才想起自己是“戴罪之身”,贸然行动只会雪上加霜。

公输六福将九丈神辇检查了一遍,给水罐加满了水,然后从库房里领出一个战斗型的铁甲木姬跟随巴婧坐进去,那木姬名叫“老五”,身材高大,孔武有力,配有短剑、弓弩、盾牌,足以保护大小姐的安全。

巴婧冲大家摆摆手,关闭侧窗,那神辇伴随着轰隆声伸长双足,三步两步跨越围墙而去。

巴图将九爷、公输六福叫回工坊,开始设计白云羽的仿真木姬。家僮们纷纷打扫庭院。黑小狸无事可做,便坐在后院的石凳上,回想起昨天的一幕幕。

想着想着,忽然师父莫能助大师的影像浮现在面前,老人家须发全白,慈眉善目,正谆谆教诲:“小狸,要记住,回忆起所有的画面,一张一张去分析其合理性,然后用排除法,将合理的排除,剩下的便是存疑和不合理的,再从中找出答案。”

“师父!”黑小狸刚叫了一声,师父影像便消失了。

正在院子里拔草的一个家僮回头看他,眼里满是惊骇,以为他得了失心疯。

“每次都这样,徒儿一有事拜托,您就不见了。”黑小狸依然对着眼前说,“我想问问您,小白去哪儿了。”

“我已经告诉你答案了……”师父影像没有再现,但声音却是似有若无地飘进了黑小狸的耳朵。

黑小狸回到客房,望着桌案上的茶盏,忽然想起昨夜白云羽因喝药并未饮茶,只有自己在临睡前喝了好几盏茶水,到了半夜也只有自己睡得那么死,难道这茶水有问题?

黑小狸端起茶盏闻了闻,似乎有些奇怪的味道,再仔细闻闻,竟然是酒气。看来昨晚自己也喝了不少酒。

酒喝多了,自然酣睡不醒,这与他人无关。黑小狸排除了有人给自己下药催眠的想法。

可是,小白究竟是如何消失的?

现在小白不在,万事要靠自己,不能再偷懒了。黑小狸决定再去现场看看,他想象一下现在是半夜,自己化身成小白,正蹑手蹑脚地打开房门,穿过后院来到后门那里,忽然“巴婧”提着灯笼走过来——不,眼前是一个婢女,她问黑小狸去哪儿,老爷有交待,不能让他乱走动。

“我去巷子里看看。”黑小狸说完打开门闩,走出后院。

巷子里依然空无一人,远远地能看见那棵老槐树,黑小狸一步步走过去,“巴婧”在身后叫他小心——其实是婢女在身后大喊回来、快回来。

黑小狸我行我素,继续朝老槐树走去。忽然,他听到了树叶摩挲之声,心里咯噔一下,抬起头,只见两只山雀在树枝间穿梭嬉闹。现在正植花期,白色香甜的槐花吸引了众多鸟雀争相啄食,发出些响动也无可厚非。

“公子,快跟奴婢回去,不然老爷要责罚奴婢了。”那婢女竟一下抓住黑小狸的衣袖,不依不饶地纠缠。

“好好,我这就回去,容我再看一眼老槐树。”黑小狸挣脱她,凑近老槐树的树干,果然发现些许新鲜的破损痕迹,这说明昨夜确实有人攀爬过此树。

难道真是廷尉府的高人用了某种手法,将白云羽瞬间击倒,悄无声息地带走了?

可如果有这样的高人,就不应该在老槐树上发出任何声响,这与巴婧听到的“树叶摩挲声”岂不是自相矛盾?

黑小狸已被婢女拖回了院子里,随后砰地关上了门,可心里依旧在琢磨这间蹊跷之事。

电光火石之间,一个大胆的想法诞生了。如果巴婧听见树叶摩挲声并不在小白失踪“之前”,而是“之后”,那么情况就完全不同了!当时并非廷尉府高人,或者有什么东西悄无声息地掳走小白,而是小白熄灭了灯笼后悄无声息地爬上了树,可是当巴婧来寻找他时,月亮出来了,他担心自己藏得不严实,于是不停地挪动身体,结果发出树叶摩挲声……

现在只要检查那只灯笼,就一切真相大白了。

黑小狸找家僮要来昨晚丢弃在老槐树下的灯笼,经过细致检查,并未发现破损之处,可见灯笼不是被破坏后熄灭的,而是被吹灭的。能从容做这件事的人,只有小白。

这么说来,小白确实是自己逃走的。

黑小狸顿时觉得晴天霹雳,小白竟然抛弃同伴独自逃走!难道真是因为惧怕当人饵?可是他面对凶恶无比的颙都毫不畏惧,他又怎么会贪生怕死?

不,不会,小白曾救过自己的性命,他绝不是那样的人!

可是,他为什么逃走?为什么?

一定有其他原因!

黑小狸心里油然升起一股使命感,冥冥之中似乎有神祇在召唤,召唤黑小狸揭开谜团,告慰师父。

这一天过得很慢,黑小狸度日如年。

天擦黑的时候,巴婧驾驶九丈神辇回来了,她搜遍了整个诸天邑,问遍了所有驿馆、客舍、酒楼、茶肆,甚至赌坊,都没有打听到白云羽的下落。

白云羽就像一片羽毛落在云层里,消失得无影无踪。

“我看小白是不会回来了。”黑小狸失神地跪坐在桌案边,望着那盏摇曳的烛火说。

“小黑哥,你也别太气馁,后天才出征呢。明天我再继续找,万一找到了呢?”巴婧安慰道。

“大家说得对,小白是自己走的,虽然我不知道原委,但小白一定有他的理由。出征在即,咱们都不要再多事了,免得节外生枝。”黑小狸摇摇头。

不多久,敲门声响起。

巴婧跑去开门,竟然愣在原地,黑小狸见状走过去。

站在门口的人竟然是白云羽!

“小白?”黑小狸一时没回过神。

“小白哥,你怎么回来了?”巴婧兴奋地大喊。

衣着鲜亮的白云羽走进屋里,四下打量了一番,然后潇洒地打开折扇,优雅扇风,微微一笑。

“哦,我明白了。”巴婧扑哧一笑,“他是替身。”

“小白的木姬替身?”黑小狸被提醒了,再细细看去,眼前的“白云羽”果然有些异样,尽管举手投足活灵活现,但远不及本尊风流倜傥、洒脱不羁。

“没想到阿爹他们这么快就造出来了。”巴婧也欣喜不已。

“他也叫小白吗?”黑小狸问。

“当然还叫白云羽,不然我们如何使唤他?”门外传来巴图的声音,话音未落,他那魁梧的身躯已然迈进屋里,“库房里有现成的木姬躯干,我们只是依照白云羽的模样再造了一颗头颅而已。此外,上好的小羊羔皮给他蒙上用作皮肤,拿黑兔毛做了头发,取夜枭的双目做了眼睛。”

“果然栩栩如生。”黑小狸赞叹道。

“此木姬善于模仿。小狸,你要教他一些白云羽平时的习惯动作,令其勤加操练,以假乱真。”巴图吩咐道。

“巴叔公放心,我定当悉心调教,不漏破绽。”黑小狸看了看身旁的“白云羽”,不知为何,有“小白”在,心里居然安定了不少。

版权所有 : 吉林省图书馆 地址:长春市人民大街10055号  邮编: 130028
电话 : (+86 0431) 89270086 传真:(+86 0431) 89270012 邮箱: jlstsguan@sina.com  jlliboffice@sohu.com 吉图微信订阅号:吉林省图书馆
您是第 543513位访问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