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物特工

时间:2020-08-10 作者:转自《读者》

2019年4月,挪威北部的英格亞岛附近海域出现了一头“不同寻常的”白鲸。它的头部佩戴了一个可以固定运动相机的索具,上面印有“圣彼得堡装备”的字样,这引起了挪威军方的兴趣。

在距此415千米处的摩尔曼斯克,坐落着俄罗斯北方舰队的基地。据说俄罗斯海军曾尝试抓捕并驯化白鲸,于是不免使人猜测它是否为逃出来的“间谍”。这随即被俄罗斯方面否认。

同时,挪威驻摩尔曼斯克前任领事莫腾·维比表示,这头白鲸可能是俄罗斯北部一家机构的“治疗鲸鱼”,用于协助治疗患有精神疾病的儿童。

“白鲸间谍”听起来似乎有些杞人忧天,但将海豚、海狮等海洋哺乳动物驯服并用于军事已经不是机密。

1

在20世纪末的海湾战争中,伊拉克为了阻止美国海军舰队进入波斯湾腹地,在海湾内布置了数以千计的水雷。然而美军还是顺利地开进了波斯湾。最令人难以置信的是,没有一艘军舰因为触雷而受到重创或沉没。

美军的“秘密武器”就是一群受过特训的“海豚兵”。这些海豚利用超声波,可以在水下远距离精确地探测到水雷的位置。一旦发现目标,它们就会跃出水面,通过叫声或撞响拴在船舷边的警钟通知船上人员。

除此之外,“海豚兵”还会用含在嘴中的钩爪钩住水雷,然后交由扫雷舰处理。在这样的默契配合下,美军得以清除伊拉克在海湾部署的水下雷区。

海豚的这一能力得益于其体内具有卓越的超声波导航和测距能力的“声呐仪”。海豚会向周围发出超声波,并且能够接收回波,据此形成声学图像。而且在港口和海湾等浅水环境中,存在许多人为的和生物的噪声,海豚不容易受到干扰。

不仅如此,海豚还能够区分不同的材料。有研究者在20世纪90年代对一只名叫BJ的宽吻海豚进行了一项实验。他要求BJ区分由不锈钢、黄铜和铝制成的金属圆筒,即使这些10厘米长的圆筒被埋在0。6米深的泥里,BJ还是以出色的成绩通过了测试。

最初,吸引美国军事科学家的是海豚高超的游泳技术,他们想借此设计新型流线型鱼雷,以在冷战关键期袭击苏联潜艇。后来,美军发现了海豚的军事潜能,便放弃了仿生学研究。这成为美军海洋哺乳动物专案计划(NMMP)的一部分,该计划的主要研究对象是宽吻海豚和加州海狮,研究海生哺乳动物在军事方面的用途,基地设在加利福尼亚州的圣迭戈市。

夏威夷大学海洋哺乳动物研究项目负责人保罗·纳赫蒂加尔曾表示,就探测水雷而言,宽吻海豚比任何机器都做得更好、更快。

然而,如此优秀的“海豚兵”也存在一定的局限性。于是,适用于浅水区及陆地的“海狮兵”出现了。2003年的美英对伊战争中,一些海狮已经被部署在驻扎于巴林的联军舰艇周围以保护部队。这些海狮一旦发现海中有可疑人物,就会在他们身上安装一个限制装置,以此标明他们的位置。如果入侵者爬上了岸,受过训练的海狮就可以像人类一样快速追赶他们。

2

海洋哺乳动物的军事化训练在20世纪80年代引起动物保护组织的抗议,不过这一计划在执行之初的想法或许更为残忍。最初,美国中央情报局计划培养一支“海豚敢死队”,将炸弹嵌入海豚腹内胃的前部,或者把圆柱形水雷挂在海豚背上,从而形成“活鱼雷”,当海豚靠近船只时,就会发生爆炸。

虽然这个想法看上去很完美,但在实际操作过程中遇到了诸多阻碍,所以并没有得到应用。但“二战”期间,由一群狗狗组成的敢死队,却真的走上了战场。

1924年,苏联革命军事委员会批准将狗用于军事行动,包括救援、通信、探雷等。很快有12所相关培训学校建立,其中最特殊的是3所训练反坦克狗的学校。

在训练初期,苏军将食物安置在静止的坦克下,然后让饥饿的狗狗去坦克底下寻找食物,久而久之便使其产生条件反射。一段时间之后,坦克会带着食物开动,苏军还会用空包弹模拟战时环境。

开战前,这些狗狗会被饿上很长一段时间。战时,苏军会在每条狗身上捆一枚10~12千克的地雷。这些地雷上有一个约20厘米长的木扳手,当狗设法钻到坦克底下时,扳手就会被拉动从而引爆地雷。

1941年苏德战争爆发后,第一批反坦克狗到达前线。1942年3月14日苏联的一份报告中提道:“敌人害怕反坦克狗,并且派出专门的部队对付它们。”德军一度下令射杀视野内所有的狗狗,甚至动用了火焰喷射器。

据报告,在斯大林格勒战役期间,反坦克狗炸毁了停在附近的12辆德国坦克。而在1943年库尔斯克战役期间,反坦克狗摧毁了15辆德国坦克。

不过狗狗并不总是很靠谱,反坦克狗也闹出过许多乌龙事件。在1942年的一场战斗中,疯狂乱逃的狗狗纷纷涌入苏军队列,致使苏军一个师被迫后撤。

随着更先进的反坦克武器投入使用,反坦克狗也消失在战场上,军犬训练学校改为训练探雷犬和通信犬。

当然,也有人企图把猫改造成间谍。20世纪60年代,美国中央情报局发起了一个代号叫作“窃听猫”的秘密项目,计划用猫咪来监视克里姆林宫和苏联大使馆。

首先,需要对选中的猫咪进行所谓的“武装”。他们在猫咪的头骨底部安装了一个小型无线电发射器,并且在其皮毛下植入一根天线,然后在猫耳朵里放置了一个麦克风。通过这样的“改造”,猫咪就可以顺利记录并传输听到的声音。

在一次实地测试中,中情局工作人员把这只小猫带到公园,让它捕捉坐在长椅上的两名男子的对话。没想到,这只猫在街上溜达,很快就被一辆出租车压扁了。

中情局可谓是用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证明了,高冷的猫并不适合做间谍,因为它们在很多情况下并不会听从人类的指挥。

3

美国海豚训练项目的第一任负责人鲍勃·贝利认为,任何生物都可以被驯服。这一观点显然存在局限性,他忽视了动物的天性以及差别。

一向乖巧的“海豚兵”中也出现过几个“叛徒”。据说,美军曾有两只“海豚兵”拖着重型水雷冲向自家的扫雷舰,官兵及时向这两只海豚开火,它们才被迫扔下水雷离开。根据美军军法条例,战场叛变者将被处以极刑,于是这两只海豚当场被执行枪决。

由此可见,要成为动物特工,除了具有一些特殊本领,还要能够理解人类各种复杂的指令并做出回应,哪怕最简单地根据人类的指示进行坐标平移,也不是每一个动物都可以做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