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非洲做一名持枪反盗猎志愿者,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时间:2020-08-17 作者:转自《读者》

2017年,我去了非洲的津巴布韦,在这里和来自中国的志愿者,一起参与了反盗猎行动。

Manapools国家森林保护区位于津巴布韦最北端,营地位于赞比西河河岸,对岸就是邻国赞比亚,上游是世界七大奇迹之一的维多利亚大瀑布。靠近赤道的热带非洲地区只有雨季和旱季。旱季来临,动物为了寻找水源,肯定会来到这附近,加之这里是界河,为跨国界盗猎提供了便利,Manapools国家森林保护区就成了津巴布韦盗猎最严重的地区之一。

从到非洲开始,我就起得很早,睡得更早,因为天黑以后实在没事可做,唯一需要做的就是扫除帐篷内的蚊虫。由于地处森林深处,补给有限,平时要自己做饭,闲来无事,钓鱼、健身、欣赏夕阳,便是队员们的日常休闲。在城市生活久的人聽到这些,会非常向往。但是真能坚持下来的并不多。

当天早上就看到营地门口的象群游走。有小象的象群尤其警觉,攻击性非常强,即便没有小象,大象用鼻子轻轻打个招呼,人也会骨断筋折。面对野生大象靠近,我们能做的就是安静地让路,躲开视线。大象视力不好,脚掌有非常厚的角质层,在草地上走路悄然无息。很有可能在转身的一瞬间,大象就在身边,它一旦自卫,也许并没有恶意的一个碰撞,我就会粉身碎骨。

除了大象,还要应对雨季的昆虫叮咬。非洲大蚊子、蝙蝠、各种甲虫、马蝇、白蚁,种类丰富。营地的行军床,四个床腿要泡到水盆里,第二天会发现水面一层白蚁。营地的木质结构建筑,每年要定期更换木材,内部早已被白蚁蛀空。其中最可怕的是非洲马蝇,身体自带病毒,会让人睡不醒,并且无法凝血。很多非洲的小病症,我们亚洲人没有抗体,出发前,一定要在国内注射疫苗。

津巴布韦反盗猎的主要工作就是每日巡逻。地面巡逻期间与盗猎者相遇不多,但并不意味着安全。盗猎分子相当于小偷。他们的目的是获取象牙,所以面对当地国家武装及反盗猎巡逻,盗猎分子的首选是躲避,逃跑。只有在被包围没有出路的情况下,才会拼死一搏。我们是反盗猎志愿者,也不是士兵。盗猎分子也只是追逐经济利益,且很多是被逼无奈的未成年人。如果遇到交火,自然毫不留情地反击。

雨季,维多利亚大瀑布藏在云雾中,草原是绿色的,我走在这里,很明显就是个外来物种。但在这里内心很坦然。没有去无病呻吟地找什么生命的意义,我在这里,为保护地球的动物巡逻一下而已。融入非洲大地,能感觉到我是在一颗星球上,这个星球叫地球。

想找意义的人,大可不必去西藏自驾游找感觉,来做一次反盗猎志愿者,看看这个星球,其他什么都别想。